020-38324329
020-38324614
在线投稿
科研经费绩效评估,我们呼唤你!
发表时间:2013-07-20     来源:JWEDIT

 

(一) 文章项目标注的重合度     目前,国内普遍存在同一文章过多标注项目资助用于应付不同项目结题的现象。同一成果重复使用于不同项目的结题,这不但是对科研经费的直接浪费,而且还浪费了其他学者获得经费资助的机会,这是目前影响我国科研经费绩效的主要因素之一。所以,文章项目标注的重合度应作为科研经费绩效评价的关键指标之一。     绩效评估时必须要把单篇文章标注项目的平均数纳入绩效计算体系。为什么要纳入文章项目标注的重合度?在目前,项目结题时主要以文章数为准,同级别的文章数越多,项目完成效果也越好,但在考虑文章项目标注的重合度后,情况就有可能发生变化,比如你4篇只标注一个项目资助的文章,与人家6篇均标注5个项目资助的同级别文章相比,你的绩效反而要高出一大截。这真实地反映了科研经费的产出效率,结论显然更加合理。     另外,除了考虑单篇文章标注的平均项目数外,最好还要规定同一文章的项目标注数不能超过某个值,比如3(根据基金委结题时只认前三位标注而设定,具体数目可以进一步商榷),超过这个数的文章要作为项目成果需要公开公示,引起较大争议的需要独立第三方裁定。有人会说:“有些研究很耗钱,确实需要多个基金资助才能完成。”这话乍听起来好像有道理,但我们仔细推敲一下,这话忒没道理:(1)当初申请项目时的预算错误,实际使用经费远远超过预算在理论上是不允许的,预算错得太离谱的项目也不应该被批准,而事实上国内绝大多数项目的实际使用经费要低于预算(挪作他用除外);(2)一篇文章标注的多个项目经费往往相差巨大,从几千万、几百万、几十万到几万的都有,很难让人相信几千万的项目需要几十万、几万的项目去补充经费,反过来不尽然但很多情况下亦如此;(3)国内除了基因组测序这类重量级文章之外,其他文章鲜有单篇文章结果必须要多个项目联合资助才能完成的;(4)国内另外一种标注多个项目资助的情况是几个项目研究内容相近,实际执行时研究经费统起来使用,所以发文章时就同时标注。这种情况是允许的,但在绩效评价时必须要与别人无法借用其他项目的情形相区别,因为在文章级别大致相同的情况下,你没借用其他项目发了5篇文章跟别人借用了其他项目发了5篇文章的产出效率是有巨大差别的。一个合理的评价体系,首先必须建立在公正、公平的基础上。拥有多个课题的科研者将一篇文章同时标注多个项目资助,在绩效评价时如果不做校正,这对那些没借用其他项目的研究者是极不公平的。项目多的研究者本来已经在产出更高级别文章的机会上占了更大的便宜,现在还要让同一文章重复用于不同项目的结题,这更加的不公平。所以,要体现公平,就必须在同类项目内的单位经费的产出效率上进行比较,要对借用与不借用其他项目的情形加以区别,而且要对故意过多标注项目资助以应付多个项目结题的行为进行限制。 有人会说欧美国家的研究者也有同一文章过分标注多个项目的现象。是的,欧美国家也有。但要注意到:一方面,国外那些标注较多项目资助的文章绝大多数是报道大型研究、超大型研究的结果,多项目标注是文章真实情况的反映;另一方面,欧美学者确实少量存在没反映文章真实情况的“过标注”现象,但是,国外有的现象不一定就正确,要知道国外也有学术不端行为,只是出现的机率比国内低一些而已,所以我们不能把国外那些没反映文章实际资助情况的少量不良现象作为国内文章“过标注”的借口。

(二)科研经费绩效评估必须考虑数量,但仅考虑数量指标还不全面。对于科学研究而言,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当科研经费超过一定的阈值后,经费的增多必然带来成果质量的下降,除了依靠一篇文章同时标注多个项目来投机取巧外,还不得不靠低水平重复研究成果来充数。所以,科研经费绩效评估必须要充分考虑成果的质量。对于基础研究而言,绩效评价的主要对象是文章。在生命科学领域,考虑到文章的引用在项目结题时因时间短而无法体现出来,文章的总累计SCI影响因子除以项目总经费是可以操作的。当然,这里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一是无SCI影响因子的中文期刊文章的计算(非国内期刊的IF),二是IF的阈值效应。鉴于没有IF的中文期刊的质量比较低,可以人为指定“伪”IF,或者独立计算。IF的阈值效应是指当单篇SCI文章的IF超过一定阈值后,其价值要超过由低IF文章累计得到的相应分值。比如,同一领域中一篇10.0的SCI文章,其价值通常要高于10篇IF为1.0的文章。阈值效应的合理量化处理需要进一步探讨,可以用每篇文章的IF占总IF的比例构建出类似于熵那样的指标。 (三)研究周期长的研究与目前3-5年资助周期的矛盾需要解决。有少数研究可能有较长的研究周期,到项目执行期结束还没有获得最终结果。但从科学发展史来看,不少重大科研成果都是积累多年才取得的。所以,这种周期较长的研究往往非常有价值,一旦成功所获得的影响可能是全球性的,未来我国诺贝尔奖的突破在很大程度上很可能只能倚重于这种类型的研究。所以,在科研经费绩效评价时需要区别对待。不过,这要与那些因为拿钱不做事而没在资助期限内出成果的情况区分开来。

    以上内容由辑文编译www.jwedit.net整理,转载请请注明出处!

声明:本网所有文章(包括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sdtsci@sdtsci.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