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38324329
020-38324614
在线投稿
科研人员经费可以有自主权?
发表时间:2014-07-14     来源:JWEDIT

 

  摘要:做科研就管不明白经费?承担国家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的北京牛牛基因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牛刚认为,这显然“不科学”。

  在牛刚看来,此次国务院《关于改进和加强中央财政科研项目和资金管理的若干意见》“很接地气”,而“简政放权”正是它的总体思想。他表示,大纲里面提到的简政放权,一方面是说“增加科研人员自主权”,另一方面也涉及到了加强经费的预算和管理,“这是一个看似矛盾的两个方面,需要协调统一”。牛刚说:“大家经常说,科学家只做科研,不需要成为财务专家。我觉得是否可以改为:科学家不仅要做好科研,也应该了解一些经费的财务管理知识。其实,现在很多的科学家已经是经费的管理与使用的高手了。”

  企业的声音代表了市场,而在高校工作的科研人员也有着同样的诉求。一直在科研管理部门做项目管理、经费管理的清华大学科研院科研项目部常务副主任朱付元同样关注到,《意见》中既讲到规范性,也讲到自主放权的问题。他认为,权利和责任是一体的,如果将二者分离,这样的放权显然是不可持续的。“光放了权,若大家都不负责任,这个事情最后也会弄不好。只有上下各个部门、环节都管好了,项目才能高质量地完成,经费才能使用好。”

  “下一步,要努力推动项目承担单位建立起更完善的内部治理和内部控制制度,而且内部控制制度至少在单位层面应该是公开的。原则上如果项目本身不涉密,只要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就应该公开。”朱付元说。

  在他看来,公开透明的监管机制是让简政放权发挥作用的重要保障。“过程管理中发生在经费支出、采购等方面的违规违法问题,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它有很多不透明的地方,很多管理事务没有形成闭环管理,只管一头,就容易出问题。当然,从管理规范性上来讲,科技部自身也还需继续加强内部管理的透明度和流程的规范化,项目管理过程中很多看似很小的事情,若在流程上没安排好,给项目承担单位和科研人员造成的影响可能并不小,反过来也会影响对管理部门的评价。”

  除了监督管理,朱付元认为,信用评价体系建设也很关键,对其他政策能否真正有效起基础性作用。“文件中也有相关的内容,要把间接费用的核定跟承担单位的信用等级挂钩。也希望科技部尽快推动这方面政策的落实,这样的话,对信用评价体系建设得好、管理得好的单位,可以给予更多的自主权,这对形成良好的科研文化环境也很有帮助。”

  以上为辑文编译所收集的重要资料,希望可以帮到您,更多需要请关注官网:http://www.jwedit.net

声明:本网所有文章(包括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sdtsci@sdtsci.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