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38324329
020-38324614
在线投稿
冒险一博,新药可能救活生命
发表时间:2014-08-06     来源:JWEDIT

 

  两名美国医疗志愿者, 33岁的布兰特利医生(Kent Brantly)和59岁的怀特博尔女士(Nancy Writebol)在利比里亚为当地埃博拉病毒患者治疗过程中不幸自己中招,先后感染了埃博拉病毒。

  7月31日,是布兰特利医生确诊患病的第九天,他的病情日益恶化,作为医生,他深知自己获治希望渺茫,作好了准备了与家人告别。怀特博尔女士是确诊感染的第6天,病情同样不容乐观。当地医生除了对症治疗外,基本无计可施。就在他们危在旦夕之时,美国疾控中心(CDC)官员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科学家商量后,决定冒险试用一种尚不成熟正在研发中的新药。该药是经埃博拉病毒免疫小鼠产生的单克隆抗体血清,由美国和加拿大政府资助,圣迭戈生物医药公司Mapp研发。为何美国疾控中心与NIH科学家明知此药有关药理研究亦尚未完成还敢推荐呢?因为该血清曾治愈过实验性感染埃博拉48小时之内的病猴,其疗效是目前为止比较靠谱的唯一新药。不过问题是此药根本没有来得及作长时间感染后灵长类动物实验,更没做任何人类临床试验,在万般无奈紧急情况下,美国食物及药品管理局(FDA)根据《怜悯用法,compassionateuse》—— 用于特别批准以研究用药治疗有严重疾病或生命危险的病患,快速审批同意使用。

  美国疾控中心向布兰特利医生和怀特博尔女士说明冒险使用该药可能风险,在无药可救命情况下,他们愿意放开一博与死神抗争,签署了实验用药同意书。

  据有关报道,3剂急冻的ZMapp药剂于7月31日空运到利比里亚,为保存此药活性,冷冻药物需要花费8-10小时自然解冻后方能使用。

  开始,布兰特利医生认为自己年轻些,要求让怀特博尔女士(Nancy Writebol)先注射。不料,等候解冻期间几小时内,布兰特利病情急转直下,呼吸困难。他觉得自己快撑不住了,随时可能死亡,医生不得不将解冻的第一针血清给布兰特利先生静脉注射了。注射仅1小时,严格说是20分钟后,他的病情戏剧性好转,呼吸转为顺畅,全身皮疹开始消退,医生们都形容这是“奇迹发生”。翌日,布兰特利情况继续好转,难以置信的是他可自行洗澡了。随后,怀特博尔女士接受了第一剂血清注射,但效果不如布兰特利医生那么神奇,三天后注射第二针后病情才明显改善。

  鉴于抗埃博拉病毒注射后两位病人病情趋于稳定,美国政府决定用专机将两位志愿者从利比里亚接回美国继续治疗。这是美国境内首次出现埃博拉病毒患者,自然引起国内广泛关注。除少数人对他们返回美国有担心甚至反对外,大多数人们包括医疗界人士并不担心埃博拉病毒扩散,因为人们相信美国疾控中心和医院会作好防范工作,更重要的是抗埃博拉志愿者值得受到最好的全力救治。

  接回病人的专机是全隔离防备,包括空气,一次仅能运送一位病人。当我看到布兰特利医生到达Emory University Hospital时报道, 很惊讶看见身穿白色防护服的病人自己能下车并步行进入隔离病房,现场报道一致认为病情似乎并不那么吓人,当时人们并不知道他已经接受了被称为“神秘”的抗病毒血清治疗。现在怀特博尔女士也安全到达同一医院。截止此博文发表,医院官方发言人说:布兰特利医生接受了第二针血清治疗,他的病情不断好转,原以为再也看不到丈夫了的妻子被允许进病房直接探视,怀特博尔女士病情亦在稳定好转中。

  两位美国病人,包括做决策的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冒险一博,给无药可治的埃博拉病毒患者带来活下去希望。不过现在看来美国的新闻报道还是比较谨慎,“Secret serum likely saved Ebola patients”,病人能否最后痊愈,还需时间检验。同时,新药推广切勿乐观太早,Mapp Biopharmaceutical Inc 接受传媒查询时称由于ZMapp目前并未通过人类安全测试,生产剂量很少,无法快速给大量病人提供治疗。世界卫生组织(WHO)发言人提醒说:基于多重原因,医疗机构“不能在疫情爆发期间使用未经测试药物”。无国界医生亦称,大规模应用处于研发初段的疫苗疗法可能会带来一系列科学与道德问题。尽管如此,这个非常时期首次非常使用的单克隆抗体血清血清给不治之症的埃博拉病毒感染患者带来了治愈的曙光。

声明:本网所有文章(包括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sdtsci@sdtsci.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