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38324329
020-38324614
在线投稿
免费医学生,是否可以缓社区医院只需?
发表时间:2014-09-10     来源:JWEDIT

 

  今年,湖北部分刚入学的临床医学生,可以免费上大学了。只是有个前提条件:他们在毕业后,必须去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

  记者昨悉,宜昌市已在襄阳职业技术学院定向委托培养了108名临床医学大专生,毕业后,他们将成为宜昌的乡村医生。无独有偶,武汉市卫计委也刚与江汉大学签订了协议,组建“临床医学(全科医学方向)班”,这些学生毕业后,计划是做“社区医生”。

  省卫生计生委相关负责人介绍,此举是为了改善基层医生队伍老化、素质较低、后继无人的现状

  武汉计划三年定制60位社区医生

  至少到基层工作5年

  昨天下午4时,刚结束当天军训任务的江汉大学大一学生潘同学,和同寝室另5名室友,谈起5年后的职业前景时,还比较乐观:“刚入学就把工作敲定了,尤其是在当前的求职困难季,还是很幸运的。”

  今年,江汉大学临床医学(全科医学方向)班已招收了22名学生,而潘同学和室友们就是其中的6个。值得注意的是,这22名学生,全部来自武汉。“协议上有承诺,我们将来都会进中心城区的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也就是说,可以在家门口上班,家里人也很高兴。”室友章聪说。

  该校“订单班”报名的人相当踊跃,但招收人数很有限:三年计划招60名学生。尽管这些学生被免去了5年2.5万元左右的学费,但他们表示,免费并非他们报名的主要原因。“即便是华科医学院的本科生,也未必能找到理想的工作。而我一毕业就能直接上岗获得临床经验,以后可以边上班边读在职研究生,也不错!”章聪说。

  今年6月20日,武汉市卫生计生委与江汉大学签订协议,组建“临床医学(全科医学方向)班”,实施订单式人才培养。本科期间,学生可免除5年学费,要求学生毕业后去社区医疗服务中心当全科医生,服务期限为5年以上,否则视为违约,承担一定的违约责任。

  得知这一消息,武汉市多个城区卫生计生委上报了全科医生的需求量。学生还没毕业,需求已达到170余个岗位。社区对于人才的需求,确实“渴”得厉害。

  6年招了25人,3人已走,3人将走

  “全国示范”医院也面临留人难

  “我2009年到武昌区首义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那以后一共招聘了25个本科生。目前已走了3人,还有3人正准备走。其余没走的,也有不少正在做准备工作。”说起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人才荒”,该中心负责人郑艳玲相当无奈。

  武昌区首义路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即武昌区惠民医院),既是武汉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标杆,也是武汉少有的几个全国示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之一。但即便这样,也无法阻挡人才的流失。

  郑艳玲告诉记者,招来的大学生一般都会在3—5年后离开,尤其是40岁以内的医生,很多都去了二甲、三甲医院。

  江汉区卫生计生委主任蒋文辉说,该区从2006年起陆续招聘的大学生,后来走了一大半。于是招聘就放宽了条件,从全日制本科放宽到所有的本科,并给社区医生每月发放300元补贴,情况才稍有好转。

  眼下,江汉区13个街道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800多位医技人员中,有医生200多人,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占50%,大中专生占50%,与所期望的人才结构还有差距。所以这次他们一下就向市卫计委预订了十多个学生,期待这批订单生毕业后能顺利进入社区工作。

  前年9月起,武汉就被确定为全国全科医生服务模式改革十大试点城市之一,进行了多个全科医生培养制度的尝试,比如制定了全科医生转岗培训计划,以及在全市大医院中遴选中青年医生,培养全科医生领军人才等。只是目前,武汉市在社区注册为全科医生的人数,仍只有200人左右。

  按照卫生部的规定,每万名居民需配备2—3名全科医生,武汉市基层卫生服务中心的全科医生缺口总量达上千人。由于人才短缺,基层医疗服务点被认为只能提供基本的公共卫生服务,市民不愿就近看病,离政府最初的设想“小病进社区,大病进医院”还有相当一段距离。

  订单培养能否缓解人才荒

  有益尝试但杯水车薪

  收入职称等仍是关键

  “从数量上来说,武汉市有约两百家社区服务中心,就算订单的学生5年后都留在基层,每家也分不到一个。”武汉市社区卫生协会秘书长夏江认为,目前这种订单培养社区医生的做法,只是一种初步尝试,对于缓解“人才荒”,只能算杯水车薪。

  夏江说,社区全科医生不仅有数量上的需求,质量要求也很高。国外通行的做法是,大学毕业生不能直接从医,需要有三年住院医生或全科医生的培训才行,对综合能力要求很高,也只有这样才能基本负起一个全科医生的责任。从这个角度来说,国内大学毕业就去社区医院工作,主要是从事公共卫生工作,还不完全符合全科医生的要求。

  多个受访对象表示,社区医院医生的收入相对较低,是留不住人的主要原因。

  武昌区首义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郑艳玲称,人进来了如果不能留下,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帮助会很有限,“一个有中级职称的医生,平均月收入为4000元左右,除掉五险一金,到手的只有3000元。而现在,招聘一名保洁人员都得2000元。”郑艳玲称,“单位里有一名国家培养的全科医生,一直在考公务员,说哪怕违约赔款也得走,因为靠这个收入没法养家。”

  晋升途径不畅通,也让一些人担心学生们进入社区,只是为了将其当做“跳板”,而不是留下来专心做事。

  江汉区卫生计生委主任蒋文辉说,这几年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硬件提升比较快,但与之相配套的能留人的“软件”还不够。基层医生每天面对的不是大病重病,多半是头疼脑热,这对他们晋升职称是个瓶颈,加之进修培训机会不多,一有机会甚至会因为人手不够而不能参加,让社区医生很快就会遭遇职场的“天花板”。

  ■专家视点

  加快分级诊疗步伐

  让社区医院热起来

  华中科技大学医药卫生管理学院博导陶红兵认为,当前武汉市社区医院人才荒陷入了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即是先投钱招人才进来,以吸引更多患者到基层就医,还是先让社区医院火起来,提高社区医生的待遇吸引人才。他称,上海和深圳两地的做法值得借鉴。其中,上海招聘新毕业的大学生进入全科医生培养基地,一年给予补助4万元,投入力度比较大,让毕业生在进行过硬技能培养的同时还有一份收入,因此吸引很多医学院学生前去报名;而深圳市提出农民工医保在社区首诊,基层医生的年收入在2007年就达到12万左右,此举吸纳了很多内地医生前往。所以武汉的当务之急,是除了这种订单培养之外,要加快分级诊疗的步伐,让社区医院热起来,成为一个可以留人的地方。

 

 

以上为辑文编译所收集的重要资料,希望可以第一时间帮到您,更多需要请关注官网:http://www.jwedit.net 主要提供SCI文章修改,润色,翻译,课题设计,基金申请,数据统计,实验委托等服务。

声明:本网所有文章(包括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sdtsci@sdtsci.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